黑客克星:90后女极客的“一线”战斗

[ 382 查看 / 0 回复 ]



“嘀嗒,嘀嗒……”凌晨两点,上海市网安总队的办公室里,传出阵阵键盘敲击声。“来吃夜宵啦!”办公室里突然热闹了起来,但宋佳玮得赶汇报工作,完全无法顾及。前几个小时,他们刚刚碰上一个突发事件,必须赶快侦查。

办公室里风平浪静,但他们眼前的电脑里,却是暗流涌动。像宋佳玮一样的网警,他们的一线便是这虚拟的世界。高手过招,总是不见刀光剑影,在网络空间里更是如此。

凌晨五点多,第一班地铁正在前往始发站准备就绪,公交车也准备开始一天的运营,此时,宋佳玮的双手终于暂时离开了眼前的键盘,她伸了伸懒腰,精神还处于亢奋状态。9点,她就要按时出现在领导面前,汇报工作。



1993年出生于上海嘉定的宋佳玮,父亲从事修钟表工作。

“我选专业就选精密机械专业。”

“算了,修表有什么前途?”

尽管这是父女间一句玩笑话,但自小耳濡目染,让宋佳玮对精密仪器感兴趣,并且喜欢自己动手**。而寒暑假里港剧的不断轮播,也在影响着这位女孩。

那时,安徽台播放的《陀**师姐》吸引了她的目光。从早上七八点到晚上五六点,宋佳玮就抱着作业本,坐在电视机前。电视剧一集接一集地播出,她就一集接一集地看,“一看就是一整天,作业都没动。”宋佳玮说。

电视剧里,陈三元与朱素娥两个性格不同的女性,在成为陀**女警后惩恶扬善,让年纪尚小的宋佳玮觉得很是钦佩。“我以前对警察的印象都停留在港剧里,我很喜欢看破案类的。”

但因为觉得自己体格不太合适,小时候的宋佳玮并不敢想。“因为总觉得做警察就要体能非常好,有些案发现场我也会感到害怕。”就这样,宋佳玮把当警察的想法藏在了心里。

2011年,自小理科成绩一直很好的她一路高歌猛进,考进了上海大学通信工程专业。四年后,开始找工作的宋佳玮,因缘巧合与警察再次结缘。“那时找了其他工作,不知道怎么的就是不太顺,后来就打算考公务员。”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本来一开始没有打算要走公务员这条路,但考试却非常顺利。”在找工作前,宋佳玮从未幻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警察,当看到职位上有这一选项时,她决定试试。警察招录里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律,男女比例通常都是9:1,成为一名女警并不容易。

2015年7月,宋佳玮拿着通信工程专业的**,成功敲开了上海网安总队的大门,进入了她自小钦佩的行业。



而在上班第一天,宋佳玮便一鸣惊人。在一场特殊的技术选拔考试中,她以笔试、面试双第一的成绩加入到了网警“特种兵”的行列。这是一个特殊的部门,队名工作皆不对外公开,里面的技术人员个个技术过硬。而她也是这21人里唯一的一名女技术民警。

“公安这个行业在外界看来其实是男人的天下。”宋佳玮的上级领导王副支队长说道。“她能成为其中一位,并且还是女极客,是很少见的。”对于同事们将她称为极客,宋佳玮显得有些害羞,“不敢当,真的不敢当。”

得益于部门的工作氛围,宋佳玮在这里成长得很快。“我们那一年进来的新人,经常一起学习研究,部门里的同事领导就跟兄弟姐妹一样,有什么难题你都可以请教。”

平常,他们还会在微信群里玩起“破案”的游戏:看看这张照片在哪拍?用什么手机?这既是娱乐也是学习。就这样,新人宋佳玮很快成为了队里的技术担当,并拥有了一个与她本人年纪并不符合的称呼。



同事及上级的认可,来源于宋佳玮日常出色的工作。相较于其他警种,宋佳玮和同事们的战场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尽管不见刀光剑影,但较量同样真实。

1994年,中国全功能接入互联网,成为接入国际互联网的第77个国家。经过25年的发展,中国已是网络大国,与之相伴随的,则是当今网络安全形势依然严峻,网络安全环境日趋复杂。

为避免网络成为“法外之地”,2001年6月,上海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成立,日常工作包括开展违法信息网上巡查、打击网络违法犯罪等。大部分时候,网警都是安静地坐在电脑前,靠着“滴嗒滴嗒”的键盘敲击与罪犯斗智斗勇。

对他们来说,电脑就是一线,网络就是战场。在暗流涌动的网络空间里,宋佳玮他们就是蛰伏在暗处的“猫”,罪犯就是同样蛰伏在暗处的“老鼠”。一有风吹草动,便是一场猫抓老鼠的比拼。

2017年11月某日,宋佳玮和同事们在办公室忙着侦查工作。此时,一个消息传来,一些原本要调休休假的同事,都放弃了假期。一个五六人的专案组迅速成立了。当时,某网站在前些天突然访问异常,其负责人迅速报案。

“万一黑客看中你这个目标,直接黑掉,那会造成严重影响。”宋佳玮说道。她也是专案组成员之一,得知消息后,他们开始调查,摸清网站和相关公司的关系后,他们调取了这个网站的所有数据。

        “数据调出来后,我们通过日志的访问情况就发现一些异常的流量。”宋佳玮说,“这导致了网站的崩溃。



宋佳玮创新工作技战法,第一次实践使用便捉了一伙诈骗分子,发现并阻止了1000余名潜在被害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数据梳理,宋佳玮他们已经可以判断这是肉鸡(被黑客远程控制的机器)在操作。“我们当时找到后门进入肉鸡,发现了木马程序。”很快,他们通过对木马程序进行反编译,找到了是谁在下发指令控制着这些肉鸡。

“再加上对肉机登录日志的分析,嫌疑人IP很快就被锁定了。”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个侦查过程中,警方的动作也会被对方看在眼里,“我们会实时录屏,万一对方删掉自己的痕迹,我们还有证据。”

对手在暗处,网警也在暗处。而宋佳玮他们所要做的,就是让对方现身。这个过程虽然看似简单,但需要他们做大量的工作。经过大约半年的侦查后,2018年3月,这个案件终于成功立案。



“我们当时是几件事同时进行,所以加班是常态。”宋佳玮笑道,“我们标准工作时间是早上9点至下午5点半,但其实,按时下班几乎不存在。”而为了工作,宋佳玮甚至选择了在单位附近租房,将每天返回嘉定的时间完全利用起来。

在外人眼里看来,宋佳玮是工作狂也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一些重要的工作交与她都会觉得很放心。但她坦言:“我只是觉得工作没完成好,没法安心。”同事张欣称:“宋佳玮很喜欢去钻研,一直是处于学习的状态,喜欢迎难而上。她刚进来时候是高手,现在还是高手。”

在宋佳玮自己看来,每侦查一个案子,就是在过一关游戏。“打怪升级,打到最后怪物变强,你也变强了。”

2016年,从警仅两年的宋佳玮就作为上海公安的代表参加全国网络安全比武大赛。在高手如云的赛场上,她勇夺全国二等奖。从警第三年,工作成绩优异的她就在侦查方面承担起了重要的工作,成为了这个“特种兵”部门的一名中队长,并凭借技术特长斩获了上海市公安局4个科学技术革新奖项。



宋佳玮自知身上担子重,“这个身份转变意味着我现在需要教别人怎么做,以前是别人教我,工作压力还是蛮大的。”她每天晚上十点多下班回家后,总还要继续学习新的知识。

尽管被冠以极客这个“高冷”的称呼,但宋佳玮在生活中也跟很多女**一样,她恋家,“周末回家是我调整自己,舒缓压力的过程。”也爱旅游拍照,追逐自己爱豆的演唱会,爱看电视剧综艺。她喜欢做手工、拼模型,如同破案一样,这些都需要她耐心细致,不断摸索。

“我很享受这个过程,我也喜欢掌控一切。”而此前的宋佳玮就曾想过做一名编导,“我喜欢在幕后掌控,一想到我自己设计的节目能完美呈现时,那感觉得有多棒!”



今年8月,已经三年没有外出旅游的宋佳玮,带上爸妈去了趟云南。现在,为忙进博会,她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举办重大会议或者是重大节日,就是我们最忙的时候。”

下午5点半,深秋时节的上海,黑夜已经降临。结束完采访的宋佳玮站起身,“我还有一些东西要修改。”此时已是下班时间点,她再次回到了自己的电脑前。等待她的,还有很多未知的艰巨任务。



供稿:东方网 林怡龄
分享 转发
TOP